图片滚动代码
  • Daily Deals Up to 50% Off - Shop Now!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频道 > 经济栏目

《西游记》第八回(中)

作者:吴承恩 发布于:2020/5/10 11:31:32 点击量:6

 万五千一百四十四卷,乃是修真之经,正善之门。我待要送上

东土,叵耐那方众生愚蠢,毁谤真言,不识我法门之旨要,怠

慢了瑜迦之正宗。怎么得一个有法力的,去东土寻一个善信,
教他苦历千山,远经万水,到我处求取真经,永传东土,劝化
众生,却乃是个山大的福缘,海深的善庆。谁肯去走一遭来?”
当有观音菩萨,行近莲台,礼佛三匝道 : “弟子不才,愿上东
土寻一个取经人来也 。 ”诸众抬头观看,那菩萨——
理圆四德,智满金身。缨络垂珠翠,香环结宝明。乌云巧
迭盘龙髻,绣带轻飘彩凤翎。碧玉纽,素罗袍,祥光笼罩;锦
绒裙,金落索,瑞气遮迎。眉如小月,眼似双星。玉面天生喜,
朱唇一点红,净瓶甘露年年盛,斜插垂杨岁岁青。解八难,度
群生,大慈悯。故镇太山,居南海,救苦寻声,万称万应,千
圣千灵。兰心欣紫竹,蕙性爱香藤。他是落伽山上慈悲主,潮
音洞里活观音。
如来见了,心中大喜道 : “别个是也去不得,须是观音尊
者,神通广大,方可去得 。 ”菩萨道 : “弟子此去东土,有甚
言语吩咐?”如来道 : “这一去,要踏看路道,不许在霄汉中
行,须是要半云半雾:目过山水,谨记程途远近之数,叮咛那
取经人。但恐善信难行,我与你五件宝贝 。 ”即命阿傩、迦叶,
取出锦騪袈裟一领,九环锡杖一根,对菩萨言曰 : “这袈裟、
锡杖,可与那取经人亲用。若肯坚心来此,穿我的袈裟,免堕
轮回;持我的锡杖,不遭毒害 。 ”这菩萨皈依拜领。如来又取
出三个箍儿,递与菩萨道 : “此宝唤做紧箍儿。虽是一样三个,
但只是用各不同,我有金紧禁的咒语三篇。假若路上撞见神通
广大的妖魔,你须是劝他学好,跟那取经人做个徒弟。他若不
伏使唤,可将此箍儿与他戴在头上,自然见肉生根。各依所用
的咒语念一念,眼胀头痛,脑门皆裂,管教他入我门来 。 ”
那菩萨闻言,踊跃作礼而退。即唤惠岸行者随行。那惠岸
使一条浑铁棍,重有千斤,只在菩萨左右,作一个降魔的大力
士。菩萨遂将锦騪袈裟,作一个包裹,令他背了。菩萨将金箍
藏了,执了锡杖,径下灵山。这一去,有分教:佛子还来归本
愿,金蝉长老裹縋檀。
那菩萨到山脚下,有玉真观金顶大仙在观门首接住,请菩
萨献茶。菩萨不敢久停,曰 : “今领如来法旨,上东土寻取经
人去 。 ”大仙道 : “取经人几时方到?”菩萨道 : “未定,约
摸二三年间,或可至此 。 ”遂辞了大仙,半云半雾,约记程途。
有诗为证。
诗曰:
万里相寻自不言,却云谁得意难全?
求人忽若浑如此,是我平生岂偶然?
传道有方成妄语,说明无信也虚传。
愿倾肝胆寻相识,料想前头必有缘。
师徒二人正走间,忽然见弱水三千,乃是流沙河界。菩萨
道 : “徒弟呀,此处却是难行。取经人浊骨凡胎,如何得渡?”
惠岸道 : “师父,你看河有多远?”那菩萨停立云步看时,只
见——
东连沙碛,西抵诸番,南达乌戈,北通鞑靼。径过有八百
里遥,上下有千万里远。水流一似地翻身,浪滚却如山耸背。
洋洋浩浩,漠漠茫茫,十里遥闻万丈洪。仙槎难到此,莲叶莫
能浮。衰草斜阳流曲浦,黄云影日暗长堤。那里得客商来往?
何曾有渔叟依栖?平沙无雁落,远岸有猿啼。只是红蓼花蘩知
景色,白苹香细任依依。
菩萨正然点看,只见那河中,泼剌一声响喨,水波里跳出
一个妖魔来,十分丑恶。他生得——
青不青,黑不黑,晦气色脸;长不长,短不短,赤脚筋躯。
眼光闪烁,好似灶底双灯;口角丫叉,就如屠家火钵。獠牙撑
剑刃,红发乱蓬松。一声叱咤如雷吼,两脚奔波似滚风。
那怪物手执一根宝杖,走上岸就捉菩萨,却被惠岸掣浑铁
棒挡住,喝声“休走 ! ”那怪物就持宝杖来迎。两个在流沙河
边,这一场恶杀,真个惊人——
木叉浑铁棒,护法显神通;怪物降妖杖,努力逞英雄。双
条银蟒河边舞,一对神僧岸上冲。那一个威镇流沙施本事,这
一个力保观音建大功。那一个翻波跃浪,这一个吐雾喷风。翻
波跃浪乾坤暗,吐雾喷风日月昏。那个降妖杖,好便似出山的
白虎;这个浑铁棒,却就如卧道的黄龙。那个使将来,寻蛇拨
草;这个丢开去,扑鹞分松。只杀得昏漠漠,星辰灿烂;雾腾
腾,天地朦胧。那个久住弱水惟他狠,这个初出灵山第一功。
他两个来来往往,战上数十合,不分胜负。那怪物架住了
铁棒道 : “你是那里和尚,敢来与我抵敌?”木叉道 : “我是
托塔天王二太子木叉惠岸行者。今保我师父往东土寻取经人去。
你是何怪,敢大胆阻路?”那怪方才醒悟道 : “我记得你跟南
海观音在紫竹林中修行,你为何来此?”木叉道 : “那岸上不
是我师父?”
怪物闻言,连声喏喏,收了宝杖,让木叉揪了去,见观音
纳头下拜,告道 : “菩萨,恕我之罪,待我诉告。我不是妖邪,
我是灵霄殿下侍銮舆的卷帘大将。只因在蟠桃会上,失手打碎
了玻璃盏,玉帝把我打了八百,贬下界来,变得这般模样。又
分享到:


慎重声明:
如需转载,请加入转载地址!

上一篇:《西游记》第八回(上)

下一篇:《西游记》第八回(下)


   发表评论】 【查看评论】 【关闭窗口

 

    发表评论无需注册,请大家自觉遵守法律法规,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。